主吃aph和灵能
菊厨耀厨极东厨,请注意顺序、
冷战厨、东欧百合厨,基本不吃露中。
灵能是厨茂厨律厨师匠,顺序+1
影山骨科和茂灵
经常换id头像,多数作品请戳tag桂花糖年糕

(极东)月色★隐含开车慎入

-开车,开车,有隐含性描写,慎入
-极东国设注意,菊耀,耀第一视角
-(T▽T)不要指望我明显开车了,除非点文
-年糕出品

本来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会议后罢了,对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啊?
抽噎声,隐约的雨声,还有过分的灼热。
不要、不要、这一切不是曾经在百年以前发生过吗?为什么,这种对于我来说羞耻大过于痛苦的事情,还会再次发生。
我感觉背后长长的那一条伤疤又开始火辣辣地痛了,他指尖拂过那一条毫无犹豫的路线,从肩头到腰侧,已经结成了一条暗红色的疤,它把我们已经断开的线连接在了一起,让我不得不再次面对他。
一切都是因为我、是不是不应该、把他捡回来?对不对啊?你说对不对。
我猜想他现在一定是面无表情的,只是脖颈和脸上布满了红色,不像我的,红色。也许他的眼睛里会有些什么颜色吧?哈,他那么沉寂的眼睛怎么可能会亮起色彩?
被迫压在廊上的地板上,我觉得胸膛快要被粗糙的地面磨出血来,幸好、幸好他没有把衣服扒得那么彻底,我是该庆幸我今天没穿那件松垮的外袍么?这样好歹省去了一些皮肤被磨红。
我为什么不去反抗,被他抱起来面对着,我想。想到之后,我也的确反抗了,可我发现我下不去手,也没有那个力气。
我因为头发被拽在后面,不得不与他对视,看着他充满色/欲的眼睛,我觉得他怎么这么恶心啊,一定要把我恶心到死么?
觉得好脏,不仅自己脏,还觉得自己的心脏,我不是一直觉得自己放下了么?哈,哈啊,为什么还会这么恨他呢?
好在他松开了我的头发,我不得不在颠簸之中趴在他的胸前,他单薄的身材让我有点不屑。他的胸前已经渗出了薄薄的汗水。
我想死,但我是王耀,更是中/国,我不会死,也不能死。

评论(5)
热度(12)

© 汤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