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吃aph和灵能
菊厨耀厨极东厨,请注意顺序、
冷战厨、东欧百合厨,基本不吃露中。
灵能是厨茂厨律厨师匠,顺序+1
影山骨科和茂灵
经常换id头像,多数作品请戳tag桂花糖年糕

(极东,同人文结局猜测)对《撮合不成反被套》的猜测

-写给凛森太太的文章结尾猜测,可以说是结局?自己加了私料,希望不要介意
-原文《撮合不成反被套》,作者 @墨鱼仔
-极东注意,国设?

在最后一次的决斗里,他们悄悄避开了所有人,除了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们要公公正正地决斗,不用枪,只用刀剑。

本田菊缓缓从刀鞘里拔出那把雪亮的唐刀,那是一把横刀,和武士刀长得很像。

难平。

王耀被这熟悉的刀给回忆起了往事,不禁感觉有些晕眩。

他好像看见了当年一身红衣的自己教那个孩子用刀的时候。孩子的笑颜难得纯真而不收敛。一瞬间,他以为这是那把刀,仍如千年前你我的模样。

机敏如他,稍稍转过神来就明白,这不是难平。再好的刀刃都禁不起岁月和战火...

(极东)迟来的端午

-极东非国设注意,不是小甜饼
-超短篇
-年糕出品

“在下永远地痛失了他。”

他眼睛里一片漆黑,溶不进一丝痛苦,也溶不进一毫深情。

但是却让那个人不知不觉地沉溺在那片黑色之中,渐渐沉没。

这世界上不会有两全的方法,能够告知他对他的爱意,也能够完成他的使命。

不过是两厢情愿罢了。

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血海深仇,浓情蜜意罢了。

不管生而为何,他们最后都会留不得一点情谊,直面深渊,也直面彼此。可以叹息的,也就只有恩怨缠绵罢了。

-“你还记得吗,我的妹妹。”

他始终记得王耀说出这一句话的神色,半分痛恨,半分是他看不透的复杂,凝铸在他琥珀一样的眼眸里。

他手上滴着水,还沾着糯米,刚刚包完的粽...

(莫名感慨)写极东居然已经一年多了……

是去年的5.24号开始写的,那个时候刚刚面临小升初……现在已经快要初二了,真快呀……去年也写了端午贺,尽量今年也写吧orz

(极东)你我

-刚刚好一千字……
-极东非国设注意
-年糕出品

全知全能的人在某个唯心论者眼里是不存在的,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对社会没有什么贡献的人的经历,我决定以“我”这个人称代词来叙述这个故事。

如果你能够接受我这个无耻混乱之人的讲述,那么看下去吧。

希望我能够写完这篇东西——

我是一个没有什么用的普通人,我始终认为自己生存于自身的幻觉之中。

我大概在现实之中是一只蚂蚁吧,或者是一只凝固于琥珀之中的蟑螂。

我害怕,害怕我身边的你只是我的幻觉。我怕我说出这个论点,你们都会瞬间扭曲,我重回现实之中,永远凝滞。

今天,你还是我的幻觉。

你的眉眼是我幻想出来的,你的记忆是我幻想出来的,人类根本就不存在...

(脑洞)最茂最

看到b站某有最茂最倾向的甜甜圈洞,突然激动。

好像LOFTER还没有人写过最茂最呢……想写……

大概就是我想不起来你是谁,但是我很在意这件事。

你无时不刻侵扰着我的灵魂,像是一颗蛀牙给我带来的疼痛。

我不知道我对你做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存在。

也许你的不存在,就是我来毁灭的。

你还醒着么?

日常观察

(极东)在当下我如是说

-极东国设注意
-大概是一个沉迷二次的菊吧
-年糕出品

原来我也是喜欢过一个人的啊。

突然欣慰地笑了起来,笑着就哭了出来。

原来,我喜欢的人,已经不在了啊。

不在于任何一处,高价也没有人找得出他来。

我很想念您呐,耀君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

本田菊,某可以说是传说阶级的宅男,据说离上一次走出家门搞事已经过了百年有余。

那次搞事,让他在某些国家非常非常惹人憎恶。那已经不是单纯的搞事了,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自爆,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本田宅男在近年有一个爱好,即为沉迷某隐匿在荧幕之中的二次元世界。

在那里,对他来说相当放松,差点忘了自己本来是谁,是在干嘛的。

一...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我的身边没有这样的人大概……现在对极东不太热情了呢……如果有也没有注意到……

咸鱼七的日常:

排,真的,一个小小的红心可以让我high上半天


水萧也叫Alouette:



说真的,如果有些文的红心是阅读量的1%我都能高兴到炸了x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律茂)夏天了

-律茂,骨科情节严重
-年糕出品

突然开始燥热。

明明是夏天的夜晚,从窗外吹来的却是清凉的风和不知名昆虫的鸣叫。

他的身体开始燥热。

有什么在黑暗里躁动,翻涌着,像一片黑色的海,但它们之上没有金箔一般的月光碎散地铺着。

月光肯定是有人剪碎了的,他瘫在床上,平息燥热的同时舒展着四肢,摸索探求着凉意。

他还是热,被套里已经掏空了棉絮。

窗帘外是一个半亮的夜晚,光亮像是唯一可以救赎的神。神可以把他带离这里。

哥哥,是我的珍宝。哥哥,是最好的人啊。

他又燥热起来,翻滚在床上不得安宁。

真是的,明明是单身,何必买一张双人床来让我彻夜难眠。

他觉得哥哥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无意地勾引他。...

(极东)心

-极东国设注意
-超短微小说?
-年糕出品

我一直想把我的心送给菊哦……!可是菊,你会留下它吗?

在下当然会啊,在下一直很爱很爱耀君呢。耀君的梦里也会有在下吗?

当然会啊,虽然你我一直湮灭于灰烬。

——来自于王耀的梦境,今天,你我仍然无法在一起。

© 汤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