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吃aph和灵能
菊厨耀厨极东厨,请注意顺序、
冷战厨、东欧百合厨,基本不吃露中。
灵能是厨茂厨律厨师匠,顺序+1
影山骨科和茂灵
经常换id头像,多数作品请戳tag桂花糖年糕

(极东姐妹)看

-极东非国设注意
-燕不死不老设定
-短

第一次知道,人原来可以沉湎在回忆里老去。

我紧握着手心,哭得泣不成声,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我是王春燕,一个女孩子,我心爱的人死了,她叫本田樱。

我永远也不会老,所以我走走停停,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我不能有任何对过去的怀念,这会让我暴露在世人的眼光之下。

但我却错误地让自己拥有了一段错误的爱情,落荒而逃,多少年以后,我看着她回忆这段感情慢慢老了,死了。

我不知道我在哭什么,明明就是我,一直躲在暗处,看着她老去,却不曾现身。等到她死了,却对着她泣不成声。

她沉湎于这段感情,并在余生里不断回忆那个女孩子——那个当时是个大学生的王春燕。

那是我当时生活的身份,一个女大学生。

我和她是一个宿舍的舍友,一向躲避感情的我,却和她产生了羁绊,真是奇妙。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不知道我的年轻是没有任何保质期的,连死都做不到。

我在甜蜜和快乐之中滋生阴暗,最终躲避。

那是樱三十岁的时候,我再不走,她就会看出来了吧。樱一向神经敏感纤细,不变的容颜是令人难以忽略的,我不相信她的神经会大条到这种地步。

也许她已经知道了。

我从未如此提心吊胆。明明是自己所爱之人,却要如此防备。

我逃走了,在一个冬日的早晨,再过两个月,就是樱的生日。

在走出家门以后,我想哭也想笑,我为什么要跑呢?害怕别人抓起来吗?活了这么多年,应该不会在意这些吧?

大概是害怕,至亲之人也会背叛吧,所以才始终不敢告知这个秘密。

我躲在暗处,看着樱反复地寻找我,就这么过了七年,樱三十七岁了。

这期间我无数次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就看看,不会待太久,就让樱看我一眼。

可是我从不敢露面,我还是害怕其他人的劣根性,忽然又自嘲地想,贪生怕死难道也不是我的本性?

后来樱不再执着地寻找了,而是找了一份工作。她一有空就给我写电子邮件,发送过去。

我始终不敢打开邮件,无数次登陆邮箱,却颤抖地按不开邮件。

我知道,她还想我。

有的时候即使偷窥着会看见信的内容,但我也还是不敢打开邮件,仿佛知道一旦打开我就一定会回去一般。

我竟然如此害怕樱。

就这样过了十四年,樱五十一岁,丧生于突发心脏病。

她还是那么端庄温柔,仿佛临死的绞痛没有给她带来如何影响。她是名坚韧的女性,有人这么说过她。我看了她二十一年,哭的泣不成声。

也许我应该,让她知道我的秘密的。

我现在哭的泣不成声,又有什么道理可言呢?

一切再也无法归于寂静。

评论
热度(10)

© 汤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