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吃aph和灵能
菊厨耀厨极东厨,请注意顺序、
冷战厨、东欧百合厨,基本不吃露中。
灵能是厨茂厨律厨师匠,顺序+1
影山骨科和茂灵
经常换id头像,多数作品请戳tag桂花糖年糕

(极东)我的前男友

-极东非国设注意,微露湾,湾视角
-短篇
-年糕出品

「1」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每个人在人生即将结束之时都会多多少少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比如本田菊。

本田菊一辈子都是一个安分守己,恪守本职的人。只不过,他一辈子都不知道一个道理:

路是会变的,可是人不会走。

王耀间间断断等了本田菊十五年,从懵懂孩提等到长成为玉树兰芝的青年,本田菊都没有回头过一眼。

王耀长大了,可是本田菊没有长大。

他留在了中学三年级生那一年。

他也不知道,有些从学校绕回家的远路,王耀再也不会走了。

路没有变,人没了,路还是平整地铺在那里。

从此回家的只有王耀一个人,他再也没有陪过谁回家,也再没有走过这条路——这条为本田菊而绕的曲曲长长的回家路。

王耀也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可是谁也没有听过这些故事。

栽在那条路上的石榴树开了,开出红色的花,但是王耀没有再去看过。

记忆逐渐模糊了,他记忆里的青石板开始掉色,一块块石板拼凑而成的路没有了界限。

也不完全是文绉绉瞎文艺的,他们也会偷偷买一碗泡面不敢回家蹲在外面泡出浓香的气味,然后开始争夺唯一的塑料叉子。

最后结果往往是本田菊先让王耀吃掉大半碗自己吃点泡面渣渣——没什么用的美名其曰“绅士”实而争不过才让的。

也许吧,王耀写的情书是给本田菊的,可那几张薄薄的方格作文纸老早烂在王耀的背包底,只留下皱巴巴的一点碎屑。

年轻的故事拦腰折断在其中一方的死亡上,感情一点一点消磨殆尽,也许只会在多年后的夜晚下心上产生悸动,说一句:

“这位小姐你好像我喜欢过的一个人。”

「2」是故事总会有结局

王耀和本田菊是好哥们儿,很好很好的哥们儿。

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他们的关系,在认识王耀不久以后。

我叫林晓梅,王耀的第一任女朋友。

王耀很少跟我提到本田菊,甚至也没怎么提到过他的朋友。据我所知的应该就只有他同宿舍的损友,几个外国人。

王耀今年大四,我今年大三,我是在去年认识王耀的,三个月前确定关系,在此之前只是普通朋友。

也许是我单方面的感觉吧,也许在我成了他女朋友之前我一直都只是他萍水相逢君子之交的陌生人。

我和他交往是家里的关系,王耀是我隔了至少五六个亲缘关系的可以合法结婚的亲戚。

但是因为我在上大学之前一直不在内地,所以我也跟他不熟,真正算认识还是大学。

那天并没有放假,我被远道而来的我妈穿上了几件牌子挺贵的品牌衣服和王耀在学校里见面了。

虽然说在此之前我明明白白地知道学校里有我的一个亲戚并且我们之间被老古板们定上了“将来是要在一起结婚”的意思,但是在不大不小的学校里我硬生生没跟他碰过一次面儿。

说实在话,我见到王耀光看看他那小白脸我都觉得嫁给他不亏,至少人家这脸不会贬值——并且人家还据说是高材生,一毕业就可以去一个高薪单位上班的那种,以后跟着他应该也不会穷到什么地步。

相比之下我看着身上硬被套上的酒红色老式小洋装和老妈借给我的黑色小皮包我都觉得心里虚:

毕竟人家穿得没我那么花里胡哨,就套了件小鲜肉普遍款白衬衫穿了条黑裤子,笔挺笔挺一个五好小青年。

不过最特别的,还是他留了条小辫子。不是街头艺术家那种油腻腻冒着股烟味儿的,感觉就是老时候女孩子扎了条柔顺的辫子——不过没那么娘气。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校论坛帅哥榜上前头除了排着几个外国帅哥之外王耀也是其中之一。

他要被我收为男友这种事,想想都激动。

然而我后来知道了男神心里一直都住着个冷淡的男孩子,他在回家的路上,却一直走不回来。

本田菊留在了他人生中的第十五年,老王一直在等他回家。

「3」在多年以后他终于忏悔地落下一滴泪

但是我的妄念很快就被撕开了,王耀在见我的那天晚上,郑重而正直地告诉我他不会和我结婚。

我没有好奇原因,只是心中感叹小鲜肉还是要为别人守身如玉,真是可惜。

那爸妈那边怎么办呢?我问他。

老王那时候好像有些紧张,看向窗外黄黄灿灿的灯景,但语气还是十分平静:

“不知道,大概我什么时候看开了,还是会娶你的,毕竟这是家里的意思。”

王耀是一个顾家的男人,我凭心而论。他有两个亲弟弟,就算在整个大家族中,他也是最大的一个孩子。在很多时候,他必须要有作为榜样的作用。

王耀没爹没妈,其中的缘由和弯弯绕绕的我不清楚,也不想明白。反正家里几个都还在上学的孩子,是凭着他自己的本事和亲戚的资助拉扯大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光是这一点,我就十分佩服他。

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事情,我也没想逼他说,毕竟我跟他不熟,即使他家里贫困到家徒四壁,我也不能帮他多少。

后来,他告诉我,他在那个雨天,丢下了本田菊,去找他已经送进焚化炉的爹妈。

在那个雨天,本田菊也没有回到家。王耀很后悔,但是流泪已经没有用了。

但是那个刚刚认识王耀的我并不知道这些,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协商了一下如何瞒过亲戚,互留了联系方式,就各回各宿舍了。

「4」关于几个他的损友

每个人在年轻时候都有那么几个损友,即使是王耀也不例外。

少年时本田菊也算其中一个,但是他现在不在了。

其实我在看见王耀钱夹里的照片之前,一直都不知道这个神秘的本田菊到底长个什么样子,才会让老王那么欣赏他。

后来我见到他了,一个瘦弱的孩子。留着齐耳的鬓发,发梢附在脸上,眼睛是空洞无神的,很好看的一个少年。

但是王耀已经不是那个和他一起合影的笑的无忧无虑的少年了。王耀虽然并不是只有本田菊一个朋友,但是在当时,交得上心的,只有那么一个。

老王宿舍里都是一堆一堆的外国人,都有变弯倾向,偏偏还都是十分帅气的,这让学校众多女生怎么活!怎么找男朋友!

男宿舍是八人间,但是不算挤,至少王耀的两个强壮的外国室友并排而行不会互相碰到。国籍分别有英美法俄意德奥,发色总总算起来大致为三种颜色,黄棕黑,黑头发的只有老王一个。

我是在很久以后才对的上他们的人名和本人的,毕竟外国人大多数名字都那么长,人家又是男生,我也不能天天死皮赖脸地扒着人家门框认脸吧?

「5」关于他死亡的事实

本田菊的死因我不太清楚,反正不是病故,也不是自然死亡——这是显而易见的。

反正当王耀一连几天没有见到和找到本田菊之后,他慌了。他发疯一般地拨打他的电话,一直到话费耗尽,也没有联系到他。

他拍打着他的家门,谁也没有回应;他一个个问过认识本田菊的同学,谁也没有他的消息。

他听着这样的消息,心底里似乎有了什么答案,但王耀不愿意相信,直到本田家里来人了,操办菊的葬礼。

他哭了,躲在房间里,这是他在学会做饭以后第一次没有给弟弟烧晚饭。

菊回家了,回到了他的故乡,一个极东的地方,不知他乡梓的樱花是否灿若云霞。

雨还在慢慢地下,王耀坐在窗前,抱着枕头,泪水浸润了一块不大的地方。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亲友的死去,但这次他尤为伤心。

本田菊再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在早上背着他的书包敲响他家的家门,问他今天是否与自己一起上学了。

「6」关于他与他的过去

如果在我刚知道本田菊的时候想要我形容学生时代的王耀和本田菊的话,大概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吧。

无论是他们之间的行为举止还是他们之间的感情,都是那样地令人动容。

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我其实并不清楚,而是王耀住在他家隔壁的表妹王春燕告诉我的,她对各种有可能发展成恋爱关系的事有着该死的敏锐。

为什么说是该死的呢?大概是因为她给我妈打小报告,说我喜欢班里的一个小男生的事情吧,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了,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啊啊,那个时候是多么年少无知,那个时候是那么美的年华。大概王耀也是那么想的吧。

最后我和他还是分手了,在经过和家里人的抗议之后,我有了自由恋爱的权利,至少我不用嫁给王耀了,毕竟他的心里还盛开着一段感情。

大概王耀这样算是守寡吧,守着一个别人并不承认也并不知情的小小恋人,等着他长大。

如果本田长大了有多好。

我听春燕这样感叹道,尽管她不怎么支持这种同性之间的感情,但还是希望表哥能够幸福的。

希望他能走出去吧。

我这样安慰着她,但心里还是虚的,我还是害怕王耀做出什么自杀类似的事情,毕竟这么好的小青年。

如果王耀没有遇到本田菊,多好。

可是他们就好像一对双子,大概即使从未谋面也会感觉到一种灵魂的缺失吧,本田遇见了他,之后死去,大概也算是一个好结局吧,同时也是一个真结局。

当时的我那样想着,从不知后来。

「7」关于我

我曾遇见过一个俄/国毛子,我在心底和他谈了一场恋爱。当后来在王耀的宿舍见到他时,我的心情简直是日了狗一般的。

哦,这个毛熊,名字叫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说像一只鸡做成菜以后的名字。

这个俄/罗/斯人很高大,有着一头浅金色的短发,我没摸过,不知它是否柔软,原因是我太矮了,真是悲伤。

他还有一双璀璨的紫色眼睛,至少我在他之前从未在现实中看见过真实瞳色是紫色的,因此格外稀奇。

他常常面带笑意,却不知为何自带一股寒气,其实还挺反差萌的;他还有一条围巾,我认识他的时候是秋冬季节,我从没见他摘下过。

也许解下围巾就会解开封印变成巨乳妹子什么的?

尤其要提一提的,还有他的一个妹妹,听他称呼应该是叫娜塔莎吧,很可怕,估计有恋兄情节。

不过也是神奇,这样凶残的毛子居然有人会喜欢他?好吧,我也是其中一个。

王耀也算是他的一个好朋友,他们那个宿舍关系都还算不错,除了一个美/国佬和伊万不合以外还算正常,至少没有什么极品室友之类的。

这是我刚开始对他们寝室的印象,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一个寝室都是傻/逼兮兮的人。

总而言之,我喜欢这个黄头发紫眼睛的家伙。

「8」他的结局

这里的结局,指的是王耀最终的归宿。

王耀没有让我久等,我们在分手之后的两个月,他自杀了。

他先把弟弟们都安排了旅游行程,然后自己租到了一个小房子里,在确保不会有邻居波及之后,自己放了一把火。

我接到这个消息时似乎并不怎么意外,只是感到惋惜,这么善良的一个孩子,就这么没有任何悬崖勒马地死了。

是的,他很善良,甚至给自己的弟弟们留下了保险赔偿金,还有一封信。

那封信当时我并不知情,后来得知时觉得这简直就是痴情了,为了一个没长开的小男孩,自寻死路。

我从这个故事的一开始就不怎么对菊有好感,毕竟他让一个人那么地自责而纠结,甚至为了他而死去。但他已经死了,这怪不得他。

我最后抱得毛熊归,和他开始了正式地交往。他和我同时得知王耀死去的消息,并不惊讶。虽然他不知道本田菊,但是他很平静地说王耀那样的状态迟早自杀,只不过你没发现他的异常而已,因为你比我蠢。

王耀在我的人生中只留下了片刻的影子,但却像秃鹫的阴影,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我从未那么好奇本田菊到底是什么人,也许这是嫉妒吧,他能够占着他们之间的感情那么多年,即使他死了也一样。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们在地下不要再相遇了,他们永远不会找到美好的结局,只在痛苦的真实中徘徊。

我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至少王耀是停留在那个片刻,本田菊也留在了很久以前,而我和伊万,以及王春燕,则会在未知的明天走下去,带着轻微的庆幸,被看不见的它们嘲笑着操控着命运。

但愿我们都能再一次看见相同的月色。

END

最近这里LOFTER坏了,现在刚修好,真是抱歉

评论(3)
热度(22)

© 汤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