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吃aph和灵能
菊厨耀厨极东厨,请注意顺序、
冷战厨、东欧百合厨,基本不吃露中。
灵能是厨茂厨律厨师匠,顺序+1
影山骨科和茂灵
经常换id头像,多数作品请戳tag桂花糖年糕

(极东)记那个误我终身的孩子2

-未完,极东非国设,万字点文系列
-短篇
-年糕出品

王耀是一个不怎么学习但成绩偏偏很好的人,所以爱好很多,烧的饭菜都能入口而且意外地好吃;他还喜欢拉二胡,但是小孩子翘着个二郎腿总是有一种看起来很好笑的感觉;哦,对了,王耀对游戏也挺热衷的。
  这使我十分高兴,毕竟我从高中开始就是一个游戏迷,到工作以后才慢慢不怎么玩了,大概可以称作“半退坑”吧。
  我们认识之后一般是耀君摸到我家里,拿着游戏磁盘或游戏机、碟片什么的来找我玩,在空的时候,我毫不介意陪他玩上一会儿,但毕竟我也是有工作的人,所以陪他的时间很少,直到我们成为“恋人”以后也是这样的。
  至于恋人,大概也是阿耀随口说说的,我比他大许多,这种恋情即使是我能够接受,阿耀的父母也不会答应的,毕竟还是有太多人厌恶我这个性取向的人吧。
  大概我就是被耀君这个孩子掰弯的,估计已经弯成回形针了。我有一种想要在内心远目的想法,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我感觉有点冷了,看了一眼窗户,似乎下起了雪。这让我不由得想起耀君。原来我是不喜欢雪天的,但是自从王耀和我在一起之后,我被他带的也爱上了洁白无暇的雪。耀君是多么像纯洁的雪花呀!即使他最后离开了这里,去了遥远的俄/罗/斯,居住在了莫斯科。也许最后他会和一个俄/罗/斯人在一起,他会有白金色的头发吧,就像耀最爱的阳光一样;会有紫水晶一样的眼睛吧,毕竟阿耀喜欢的石头除了玉石就是紫水晶;也许他会很高挑吧,毕竟种族优势,不像我这样现在已经比阿耀矮了。
  心中还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抽痛,我觉得我还是想他的,毕竟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美好的往事,时间的长短并不能代表一切,即使我们算上认识还没有成为恋人的时候,也只认识了三年。
  三年,一年是朋友,一年半是恋人,还有半年是冷战。
  我回忆起我们告白时候的样子,那还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接着!”不远处的红棉袄男孩忽然蹲下身子,团了一个雪球,往我肩上扔去。
  我刚买没多久的黑色大衣上粘上了一些雪花,我急忙地拍打它,形容滑稽。阿耀看见我狼狈的样子,不厚道地嘿嘿捂嘴笑了起来。
  这是我们度过的第一个冬天,王耀跟我告白了。
  他带着我来到了小镇不远处的矮山上,那里栽满了梅树,一到冬天,黑而细的枝桠上开满了艳丽的梅花。后来我常常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去照料那些梅树,即使它没有开花。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这座山上居然有如此多数量的梅。王耀告诉我,是他唯一的表妹林晓梅出生时,本来不关什么事的王父偷偷搬了这么多树苗上山栽种的,到今年已经十三个年头了。
  然后王耀毫不犹豫并没有害羞地告诉我他爱我,希望能够和我在一起。
  我沉默地站在雪地里,不再下的雪花似乎又开始下了,落在我的发顶和王耀乌黑的长发上。那时他还比我矮,只有一米六左右,看起来娇小可爱。
  他的容颜是如梅花一般艳丽的,在这般冷的天气里,眼梢微微被冻出了一抹红,显得更加好看。
  我不知道,我是否爱他,真的爱他。
  “阿耀,你还小,还没到十八岁。你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最后还是我先开口了。
  “不,他们我会说服的,但是你,肯定是因为不喜欢我才这么说的吧。”他看上去好像要哭了,整个人都慢慢蹲在了地上。
  我自然是心疼的,我走过去,也蹲下去,试图像以前一样抱住他。
  他甩开了我的手,带着哭腔说:“你既然不喜欢我⋯⋯何必要来这样?”
  我有一瞬间的懵逼,真的,即使当时还没有这个词。我觉得我被言情剧场包围了,面对的是原配,还有个不知所踪的小三,而我则是那个渣男。
  “好吧。”我想这样大概能解决吧,但是当时的我还是太年轻太天真,“我们在一起吧。”
  最后这个决定让我误了终身,就为了这个孩子。
  
  
  我觉得我当时还是太愚蠢,居然不知道自己其实是爱着那个男孩的,还以为这是一种施舍。我自己都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突然想起一句话:当我不再年轻,失去容颜,你还会爱我吗?
  感觉自己好矫情,就像那种小言女主那样,只是王耀离开了一年罢了,自己就那么想他么?
  想他想他想他,真的想他,想他美丽的眼睛,想他笑起来的样子,想他背后特意拉着我去纹的纹身——
  一枚黑色的、纹着你我中文日文名的纹身。
  我不太想现在讲这个故事,毕竟我不愿去面对它后来发生的冷战。
  就是纹身之后不久,被重犯精神疾病的我,在他背上用从家中带来的武士刀,狠狠地划了下去。
  中间还划过了那个纹身。
  耀君没有跟任何人说这件事,只是在我清醒之后问我接了消毒的药品和绷带,草草处理了伤口,就连他的父母也没有注意到他因刀伤而微微露出痛苦神色的脸。
  tbc
  

评论(10)
热度(11)

© 汤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