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吃aph和灵能
菊厨耀厨极东厨,请注意顺序、
冷战厨、东欧百合厨,基本不吃露中。
灵能是厨茂厨律厨师匠,顺序+1
影山骨科和茂灵
经常换id头像,多数作品请戳tag桂花糖年糕

(东欧百合组)囚禁二十题1(1-2题)

-东欧百合组非国设注意
-题梗转载自@铃堡守门大爷
-会适当开车
-托里斯略黑化向不是异色,病态地爱着菲利克斯
-大概是段子⋯⋯持续更新,ooc别介
-设定这个世界的男人能够生孩子不过比女子的几率小
-第一次开车不要举报我qwq
-年糕出品

1 困惑,质问与挣扎

菲利克斯认为自己只是托里斯的朋友,在被长久的囚禁之前。
在被托里斯迷晕之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阴暗微潮的房间之后,他第一时间居然觉得这是托里斯的恶作剧,但是时间证明托里斯从来不会开玩笑,尤其是对他。
当在他感到渐渐饥饿而离开不了这个只有房门上有一扇铁窗的房间之后,他心中的困惑逐渐强盛起来,他相信自己的老朋友不会伤害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之后会在这里。
然后在菲利克斯的长时间思考之后,门锁终于开了,外面也打开了屋里电灯的开关,一个棕发的纤瘦男人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随后关上了门——正是托里斯。
托里斯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和被囚禁的男孩一起坐在柔软的双人床的床沿上,把餐盘放在了床边的小几上。
餐盘里是一块烤的绵软的面包,还有一杯在四月里仍蒸腾着热气的牛奶和一罐草莓果酱。
“托里斯,这是怎么了?我们是被劫持了么?还是你给我开的一个玩笑?如果是的话这也太大了些⋯⋯”金色头发刚刚及肩的贵族少年般矜持的菲利克斯此时再也忍不住了,问起了旁边年龄与他相差无几的老朋友。
“不,我亲爱的菲利克斯⋯⋯”他缓慢地抬起头来,温柔的深绿色眼睛用眼神描摹着对方的柔软的嘴唇的形状,接着说,“我不过是想把最爱的人囚禁起来罢了,让他为我诞下我们的孩子。”
年轻的男孩子有些惊慌了,他想要站起来,离开这里,却被身边的人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手掌,令人惊异的大力让他的手微微发痛:“你疯了!我们是朋友!而且我不是同性恋!我也不喜欢你!”他看见托里斯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暗下去了,他觉得他的手骨几乎要断了,却还是挣脱不了。
托里斯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如果不是因为菲利克斯就要与别人订婚了,他不会那么急切地把他囚禁起来,即使他心里知道菲利克斯对他没有任何一点爱情的好感,但是由他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他感到心都要彻底地碎裂了。
他发狠地把实质上比他瘦弱的多的少年带到床上,并压制住了他的双手,他低声地问着他,就像野兽临死的悲鸣:“菲利克斯,告诉我,你愿不愿意留下来,成为我的爱人?”
说完,他没等菲利克斯作答,就顺势压低了身子,用唇舌交缠的方式堵住了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回答。因为他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的答案,那个答案只会使他更加伤心。
棕色的细腻卷发与金色的柔软发丝交缠在一起,菲利克斯觉得自己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他的眼里全都是托里斯森林般的绿色眼睛和他熟悉的棕色,时不时脑中还会因为缺氧而画面混乱。
他感到愤怒与悲伤,他不敢置信自己相交多年的老友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且现在还把他囚禁在这里,进行侵犯。
当粉色的衬衫被牙齿撕扯开扣子的时候,他感到没来由的一阵绝望,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离不开这里了,即使逃离了这里,托里斯也会把他抓回来,进行更加残酷的施暴。
然而,最后他能够做到的,只不过是在他侵入的时候尽力不发出痛苦而兴奋的低/吟罢了。
两具光/裸的身子交缠在同样带着粉色的柔软被子上,散发出旖旎的味道。
托里斯似乎想要把他从内而外地吞噬殆尽,在菲利克斯的背上与圆润的还是少年的肩膀上留下红艳的痕迹,没有润滑剂的交/合之处在被子上滴下点点艳丽的红色,发丝因为汗水紧紧地贴在脊背之上。
一瞬间托里斯只觉得棕色和金色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区别,他从菲利克斯翡翠石头般的灿烂眸子里看到了情动的颜色,他知道这只会让他更加堕落,更加痛苦,更加想要把曾经完全信任他的朋友永生永世囚禁在这一个阴暗的房间里。

2 绝食反抗与强制性饮水/进食

第二天的傍晚,菲利克斯才从绚烂混乱的噩梦之中惊醒过来,看见身边熟睡着的棕发男人和身下的酸痛难忍和粘稠,他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比噩梦让他更想逃避。他不想再见到这个名叫托里斯的青年,他只想回到自己温暖的家中,虽然家中没有自己的父母,只有一匹陪伴了他没有多久的小马,但是他现在只想回去。
他哭了,虽然他以前也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哭泣,但是他从未像这样无声无息地哭泣,即使喉咙因为昨天发生的事和缺水而如火烧火燎般难受,他还是停不下来肆意流淌的泪水。
然后他终于停下了哭泣,这时喉咙已经完全哑了,他想起昨天那个男人在进来之后似乎未曾锁门,便想要哆哆嗦嗦地尽量控制自己的脚不要因为拉伤一般的疼痛而难以移动,他想要下床,离开这里。
可是他的腰突然被人从背后搂住了,一个同样因情事而沙哑的嗓子低低地说:“菲利克斯,不要走⋯⋯好不好⋯⋯”他惊惧地抖了一抖,但他又不敢挣脱托里斯的手臂,即使他只是轻轻地搂住了自己而已,自己只要轻轻挣脱就可以离开这个人的怀抱。
可他还是怕了,他怕又发生昨天的事。托里斯有一点虚弱地笑了,笑声很低,他自欺欺人地说:“啊,你果然不会抛弃我对吗?即使你还是怕,那我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啊,对不对?”
其实菲利克斯在听见他虚弱的声音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有一点心痛的,但很快就转瞬即逝,他对自己这个朋友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原谅的⋯⋯呵,还算是朋友吗?“朋友”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托里斯下了床,他的精神明显要比菲利克斯好的多,不过他肩膀上的牙印和眼圈上的青黑也显得他有些狼狈。
他身上寸缕未着,因为知道菲利克斯和自己都需要清洗,他打横抱起颤抖着又开始流起泪的金发男孩子,见他没有过激的反抗,便抱着他把他抱进了房间的卫生间里。
托里斯家的这个房间里是有卫生间的,甚至还有淋浴房,不过因为昨晚实在太累,还有怕菲利克斯呛到水,便没有为自己和心爱的人清洗身体。
他把菲利克斯的双脚轻轻套上为他准备的合码的拖鞋,放到了地上,却依然把瘫软的男孩靠在怀里。托里斯在放了一整个水桶的冷水之后试了试水温,便开始为怀里的人清洗身子。
刚开始菲利克斯其实是抗拒的,但是当他尝试自己清理的时候发现根本做不到,只好让身边这个在前一天抚慰了他整个身子的男人来干。
其它地方很快就洗干净了,可是他的下身菲利克斯想要自己来洗,但是他却怎么也冲不干净,刚想要就这么算了,托里斯却帮他接了一脸盆的温水,开始细心地一点一点擦拭和清理。这个时候,菲利克斯感受不到一丝感动,因为这些都是这个人干的,他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真的像托里斯说的那样怀孕,毕竟虽然不是几率很大,但还是有可能的。
他在清洗完毕之后没有被允许离开浴室,因为托里斯还是害怕他会趁机跑掉,即使他已经紧锁了自家的门窗,但他再也不想让面前这个肚子里可能会有一个小菲利克斯的男人有一丝机会走了。
毕竟,他爱他啊!
然后菲利克斯被迫看了一遍托里斯清洗自己的身子,/手动滑稽
细心的托里斯早就想到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在很久以前就为了一己私愿买过几套符合菲利克斯身材的衣服,现在正好用的上,但他但是并没有给他买内裤,毕竟自己还没有变态到那个地步。于是菲利克斯被迫穿上了一条托里斯的内裤,但是不知为何有一点松垮,大概是因为托里斯身量要稍稍比他高大一点吧。
“菲利克斯,你要喝水吗?”过了一晚,牛奶肯定快臭了,于是他还是给他倒了一杯水,虽然说对于现在的男孩来说没有牛奶营养,但是至少比坏掉的牛奶要好。
菲利克斯不想说话,在想起可能再也不会回家之后,他又再一次哭了。于是他抽噎着说:“我不想喝⋯⋯”“那草莓果酱的面包呢?你最喜欢草莓了吧?”“不,我不想吃⋯⋯你将会是我一辈子恨着的人渣。”“真的不吃一点吗?你的喉咙很哑呢!”“不⋯⋯我只想离开这里。”“不行,你不能离开这里,因为你还要为我生下小菲利克斯。”这句话说的格外认真。
菲利克斯漠然地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泪痕:“然后我和他再被你囚禁一辈子用以交/配么?”
“不,不是的⋯⋯”托里斯有一点尴尬,他是想把菲利克斯留一辈子,但没想把他们之间的孩子也那样做。还有,交/配这个词实在太难听了,好像他对菲利克斯的爱只不过是一瞬间的性/冲/动罢了。
“你什么时候答应我让我回去,那我就吃,除非你强迫我。”菲利克斯似笑非笑地说,眼里带着悲戚,似乎真的要实践他说的话。
“那你就被我强迫吃下去好了。”托里斯也横了下心,用从书中说的嘴对嘴喂的方法把面包嚼的微烂,毅然决然地嘴对嘴覆了上去,在半推半就之间把面包留在了菲利克斯嘴里。
菲利克斯愣住了,任由着果酱在他嘴里化开,甜丝丝的,他以为他说的强迫是直接把面包和水灌倒他的嘴里,没想到是嘴对嘴跟喂脑瘫儿童一样喂他。
托里斯也害羞了,脸上泛起一点红晕,他把玻璃水杯塞到了金发男孩的手里,说:“喝吧,我也不想那么强迫你。”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菲利克斯乖乖地吃完了面包,喝完了水。


3 被镣铐磨破的脚踝与手腕
4 加害者探索自己通过完全掌控对方而获取的新力量
5 逃跑计划败露后的惩罚
6 自杀失败
7 被囚禁者患上不送医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的重病
8 放风时间
9 不见天日而导致的缺钙症状与体质衰弱
10 足够的调教时间和慢慢显现的成果
11 斯德哥尔摩症与病态依赖
12 被囚者精神失常
13 囚禁者精神失常
14 失去交流机会而导致的语言能力退化
15 被囚者杀死前来解救的人并向囚禁者邀功
16 被囚者怀孕
17 忘记外面的世界后习以为常的单调生活
18 剥夺五感停止探望作为惩罚
19 囚禁在地下室导致的霉菌性肺炎
20 被囚者慢慢留长的头发

评论(9)
热度(34)

© 汤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